Menu

和中国基金业协会正在积极研究推进基金运营外包,一家公募机构

  本报记者 马薪婷  

  据基金2011年报显示,基金客户维护费,即俗称的“尾随佣金”高达47.41亿元。但基金的佣金已是一片红海,除了绝大多数的银行、券商,今年又有了独立基金销售机构的参与。而反观后台外包市场,尚未有一家公司介入。

  北京星石投资是私募界首家公开声称要开展公募业务的,该公司的一个设想就是将销售、估值核算等业务外包出去。

  千石资本副总经理韦峰指出,资产管理公司理论上应该是个轻资产行业,但是如果基金公司自己来搭建后台,会造成资产上的过度投入。“如果政策放开并建立起行业标准,未来一定会出现几家非常专业的运营服务公司,这是市场化发展的必然趋势。”

  华东某合资基金公司高管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基金公司有三大成本:投研、后台和销售,其中后台付出的成本不亚于销售,如果可以将中后台的业务外包给第三方能够降低公司运营费用。

  基金公司望而却步

  但小公司外包也有难度。“我们公司应该也不会,因为已经花大力气建立了后台运营系统。”深圳一家去年刚成立的基金公司人士认为:“况且现在没有成熟的外包公司可供选择,对于小基金公司而言,风险把控更为重要,如果外包后出现风险,那么对于小基金公司而言可能是灭顶之灾。”

  “一家公募机构,如此机构精简,无非是为了开源节流,而具体到怎么节约成本,除了投研、风控等核心部门,均可外包出去。”一位基金界人士如是指出。

  一家基金公司的运营,除了投资、研究、交易等核心工作以外,还有很大一块后台业务,包括基金销售、资金清算、份额登记、估值、投资监控、绩效评估等。据了解,现有的公募基金公司都是自己搭建后台,对于一家新成立的公司,人力、设备、系统、办公场地等开支至少要一两千万,而公司成立之初又没有相当规模的收入做支撑,这也是新基金公司很难盈利的原因之一。

  实习记者 韩 祎

  据了解,一些基金公司后台人员占到了公司人数的五分之一到四分之一,加上系统的投入,其一年产生的费用很可能高于基金销售的佣金费。

  但记者采访了各大基金公司,对方均表示,目前基金业的服务外包还尚不成熟。

  外包节流

  据了解,在海外资产管理行业,一只基金会有3个管理人角色,管理人、托管人和行政人,行政人主要提供行政运营外包服务。海外有很多专业的行政人服务商,比较有名的如道富银行、北美信托等。而国内公募基金公司则既是管理人,又是行政人。以基金会计为例,在海外先进的基金运营外包服务公司中,1个基金会计平均可以管30~50只基金的账务,最多可管理80只。毛伟介绍道,“国内公募基金公司以前的传统是,1个基金会计管理2~5只基金,规模上百亿元的基金可能配2个会计,而专业的基金运营外包服务公司目标是把效率成倍提高。”

  此前的6月份,证监会[微博]发布的《关于大力推进证券投资基金行业创新发展的意见》曾提出,打造专业、高效的资产管理服务产业链,支持中小基金管理公司集约化经营,进一步降低运营成本。

  但是通过《证券日报》基金新闻部的采访,刚成立或者获批的新基金对此业务虽然称好,但实施尚属困难,风险、信息安全等顾虑不得不让基金公司暂时放弃业务外包的想法。

  但是,基金公司短期内似乎并不买账。

  一家基金公司需要多少人可以支撑起来?袖珍基金公司尚不足40人。

  7月29日,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举办的第21期“专家讲坛”上,汇丰集团基金服务全球主管司徒义安在介绍海外基金行政外包经验时也提到,有家基金公司外包了800只基金的行政工作给汇丰银行,节省了120名雇员。

  “外包”业务指引发布

  事实上,基金公司在IT系统架构所承担的压力也在不断增长。业内人士指出,以TA系统为例,许多基金公司仅TA系统的构建和维护就耗资千万元之巨。而且,在基金公司的发展过程中,随着其规模的扩大和基金数量的增多,基金会计的数量也相应增加。一般基金都是双审制,即两名会计对应一只基金,即便是某些基金公司采取两名会计核算多只基金的比例配置,人才依旧为基金公司的运营和发展带来了巨大的成本压力。而且,除了基金会计,许多企业运营中需要的后台人员也消耗了企业的大量资金和资源。

  基金的外包除了TA和FA,客服、品牌甚至研究都有可能成为外包对象。“基金只要做好投资及风控就好了。”有基金公司人士表示。

  彼时,市场认为基金外包业务胎动,亦有专业公司着手筹建这部分业务。比如,上海已经有公司着手准备注册登记的业务,该公司的核心人士有公募基金从业经验。

  正是看中了这一发展趋势,国金证券全资子公司国金创新投资有限公司在7月份投资设立了国金道富投资服务有限公司,为资产管理人提供专业的中后台运营外包服务。

  基金业协会11月24日提供给21世纪经济报道的一份材料显示,从2014年1月起,证券协会组织过十余次关于推动外包服务业务的座谈会。

  《证券日报》基金新闻部采访发现,基金公司考虑更多的是,与“谁”合作更安全更靠谱更全面?其一,假如后台外包给银行渠道来做,选择工农中建其中的一家银行,但是另外三大行肯定不愿把客户数据给基金公司负责外包业务的这一家银行;其二,如果外包给独立的第三方机构来做,信息安全性如何保证?

  在她看来,除了TA业务,基金公司的FA(财务会计)也是外包的对象。“基金公司有三大成本,投研、后台和销售。后台付出的成本不亚于销售,外包出去是有可能降低公司运营费用的。”而后台最容易外包的部分就是TA和FA。

  基金估值核算系统耗资巨大,这个系统可以集约化,即一家公司可以做多家基金公司的估值核算业务。

  证券时报记者 邱玥

  除此之外,《指引》第十条还特别强调了“外包机构在开展外包业务的同时,提供托管服务的,应设立专门的团队与业务系统,外包业务与基金托管业务团队之间建立必要的业务隔离,有效防范潜在的利益冲突。

  “因此我们公司还没有提上议事日程,业务外包虽然降低了人力成本,但是所承担的风险很多。”深圳一家刚成立不久的基金公司表示,“这要看基金行业整体发展的趋势,而且业务外包不是个小问题,关系到人员缩减,短期内是不会考虑的。”

  据了解,不少基金公司的TA系统耗资有千万元之巨。

  目前来看,人数最少的为红塔红土基金,仅32人。红塔红土成立于2012年5月,至今尚未发行公募基金产品。不过,红塔红土早就在非公募业务上占据了一席之地。

  静待指引出炉

  《指引》第八条至第十条强化了外包业务的独立性要求,规定其应采取有效的内控与隔离措施保证外包业务独立运营,防范利益冲突和输送。

  根据中国证券业协会公布的各家基金公司从业人员数量,《证券日报》基金新闻部统计显示,全国有数据可考的70家基金公司,从业人员数量共有10125人,平均每家基金公司145人。

  后台外包市场胜过销售

  然而业内分析,基金公司后台系统的建设花费不低,上千万亦不是大数目,专业公司做这部分业务势必降低成本。

  专业服务省钱高效

  一直以来无论规模大小还是成立时间长短,基金公司都对外包产生的信息安全问题持怀疑的态度,其中TA和FA业务被外包后极有可能泄露基金公司非公开信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