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世界银行每年都会发布有关采购基础设施PPP的报告,从而支持经济增长与创造就业



此外,报告还指出,大多数经济体在采购阶段、特别是信息公开方面(比如发布PPP项目采购和合同授予通知)的表现相对比较接近“PPP良好实践”。但是,在项目评估和绩效数据公开方面距离“PPP良好实践”存在差距。世界银行主管全球性主题的副行长哈特维希·谢弗说:“PPP是政府承包基础设施及其他基本服务可以利用的重要工具,我们需要改进各项领域的工作,使政府、私营部门和公民能够从PPP项目中充分获益。”

《2014年营商环境报告
》显示,世界各国在缩短开办企业所需时间方面已取得了巨大进步。
2005年,排名靠下的25%的经济体开办企业需平均花费约113天,其余经济体则需要29天到
85天不等。 2014年的报告发现,这一差距已缩小到33天。

2.全球经济仍然面临需求持续疲软,增长不平衡,增速不足以创造所需就业岗位等问题,经济下行风险依然存在。APEC地区作为世界经济的引擎,应当引领全球经济复苏,实现强劲、可持续和平衡的增长。我们强调,APEC财长会机制是区域内各成员交流经验、交换意见、达成共识与深化合作的重要平台。我们承诺,将更加积极地利用这一平台,同时加强APEC财长会机制与G-20等其他多边合作机制的政策合作。

图片 1

世界银行近日发布了《2018年采购基础设施PPP》报告,报告显示在PPP项目操作中,各国政府在项目准备、项目采购、项目合同管理阶段仍落后。

根据世行与国际金融公司2003年以来每年发布的调研结果,
2009年以来东欧、中亚地区有92%的国家改进了开办企业的手续,超过任何其他地区。该地区已逐渐超过东亚太平洋地区成为仅次于经合组织经济体的营商环境最佳地区。

5.我们认识到公共部门在推动PPP模式方面发挥着重要主导作用,包括构建有利环境,根据基础设施质量要素、良好实践与原则以及以人为本的投资制订基础设施开发计划,准备可融资项目以及吸引长期私人融资等。我们注意到今年在财长会机制下,为实施2013年APEC领导人通过的“APEC基础设施发展和投资多年期计划”所做的重要工作和所取得的丰硕成果。我们很高兴地看到,在各成员经济体和国际组织的支持下,反映APEC各成员在实施PPP项目方面相关经验和教训的《APEC经济体基础设施PPP项目案例汇编》已经汇编成册。我们通过了在案例研究基础上形成的《APEC地区基础设施PPP实施路线图》,为APEC成员经济体设计和实施PPP基础设施项目提供有益借鉴。《路线图》和《案例汇编》将会作为APEC财长会对APEC互联互通蓝图和APEC领导人会议的切实贡献提交给APEC领导人。

图片 2

据悉,为提升政府管理质量、更好地通过PPP模式提供基础设施服务,世界银行每年都会发布有关采购基础设施PPP的报告。2018版报告在世界银行-新加坡基础设施峰会召开前夕发布,旨在为出席会议的东盟财长们提供参考建议。报告根据国际公认的“PPP良好实践”对135个经济体的管理框架进行评估,按四项指标打分:项目准备、项目采购、项目合同管理、建议处理。报告发现,不同经济体在上述4项指标上的平均表现存在差异,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成员国和拉美加勒比地区上述四项指标处于或高于平均水平。与此相反,撒哈拉以南非洲和东亚太平洋地区在各项指标上平均得分最低。东亚太平洋地区的区域内差异最大。报告发现,从总体来看,在PPP项目准备和合同管理方面有提升空间。

在非洲,66%的国家去年至少实行了一项改革,远高于2005年的33%。9个非洲国家跻身2009年以来营商规管改善最大的排名前20的经济体之列,它们分别是:贝宁、布隆迪、科特迪瓦、加纳、几内亚比绍、利比里亚、卢旺达、塞拉利昂和多哥。

为支持基础设施发展和投资多年期计划的实施,APEC各经济体的财长们呼吁政府、私营部门和国际机构采取行动,促进亚太区域基础设施PPP的发展:

1

2018版报告编写得到了全球基础设施中心和非洲法律支持基金的支持。全球基础设施中心首席执行官克里斯·希思科特补充说:“报告涵盖了近四分之三的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展现出该地区在发展增资过程中吸引私营部门参与的承诺。”

世界银行集团的旗舰报告《2014年营商环境》涵盖189个经济体和10套指标,包括:开办企业,处理施工许可证申请,获得电力,注册财产,缴纳税款,跨境贸易,获得信贷,保护投资者,执行合同,解决破产。今年是该系列报告的第11期。

7.我们认为PPP中心是提高PPP项目政府实施能力的有用工具。我们认识到2014年全年印尼在建立PPP试点中心方面取得的进展。我们鼓励有意向的成员经济体建立自己的PPP中心,并呼吁在现有和新成立的PPP中心以及APEC研究中心间开展广泛的经验分享、交流和联网。为此,我们欢迎在中国财政部内成立PPP中心,作为示范中心促进PPP项目开发和政府机构建设。我们欢迎APEC
PPP咨询专家组所取得的相关进展,包括今年正式启动工作及通过任务大纲等,感谢其在促进PPP项目实施能力建设方面所做的工作,并鼓励其继续支持本地区已有和新成立的PPP中心。我们鼓励ADB、世行、OECD等国际组织支持APEC地区PPP项目的开发和必要的改革,包括以能力建设、技术援助、分析评估和交易咨询服务等各种形式提供支持。


要:
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到来使得经济增长的路径不再固定,全球竞争力指数将4IR纳入竞争力定义,制定了全新的GCI
4.0,为经济体在4IR实现经济跳跃式发展提供了参考。本文通过全面剖析GCI
4.0指标体系及评价结果并对中国竞争力进行优劣势详细解析,发现支柱层面的相对优势是市场规模、创新能力等,而劣势是制度建设、劳务市场和产品市场;并以经济增长新兴杠杆创新和人力资本角度进行子指标优劣势分析,发现其制约因素;最后提出了重视人力资本培育、完善创新生态系统等政策建议。

世界银行旨在评估世界各国营商便捷度的年度报告《2014年营商环境报告
》指出,中国2005年以来改善营商环境领先东亚太平洋地区,而新加坡继续蝉联全球企业友好型经济的榜首,菲律宾则跻身营商规管改善排名前十。

9、采购。透明、竞争的招标程序为选出最物有所值的项目方案提供了最佳框架。为了提高采购的效率,设置紧迫但可实现的截止期限并确保公私部门的高层都参与其中具有重要意义。在整个预招标和预设计过程中,私营部门和政府之间积极开展透明的协商十分重要。标准化的PPP合同能提高透明度、一致性以及采购程序的效率,对于需写入PPP合同的问题设置标准条款也能起到上述作用。不过,对于具体项目的招标,可以根据需要根据投标人的反馈意见并结合政府的目标和政策对若干条款及条件做出适当调整,以优化项目的风险分配,或提高项目获得银行贷款的能力。

为了解各项支柱下子指标具体表现,根据GCI
4.0各项子指标排名进行优劣势划分,如表3所示。从表3中可以看出,在测度的98项指标中,中国共有23项主要优势、42项次要优势、15项中性因素,并存在10项次要劣势、8项主要劣势。中国子指标主要集中表现为主要优势和次要优势,少量指标是中性因素和次要劣势,极少量主要劣势依次为社会资本弱、新闻自由低、贸易关税率和劳动税率高、企业裁员成本低、信贷缺口大、银行资本充足率低及进口占GDP比重较少。

由世界银行编撰的《2014年营商环境报告
》显示,新加坡和香港高居全球营商环境排名前十经济体榜首。报告还显示,自2005年以来,营商环境改善最大的国家包括东亚太平洋地区的中国、拉美加勒比地区的哥伦比亚、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卢旺达和经合组织高收入经济体中的波兰。

l
鼓励亚太地区设立更多的PPP中心。在这方面,我们感谢中国做出的努力,并欢迎近期在中国财政部设立PPP中心作为示范中心,促进PPP项目开发,增强政府的机构能力。

3.1 中国竞争力支柱优劣势分析

可登陆以下链接下载该报告:

从上文中可以看出中国制度建设方面,尽管在“谋杀发生率”“政府管制的负担”等指标上表现良好,但其劣势子指标更多,如社会资本薄弱、记者所能得到的自由度较低等,其制度建设方面的缺陷也影响到了商业活力,如政府办公效率较低使得创业筹备时间明显拉长。制度建设虽然包含公共制度和私人制度,但公共制度仍是关键,制度建设主体是政府,而加强制度建设的重中之重是转变政府职能,提高政府办公效率。一方面,需要继续深化行政体制改革,规范政府权力,转变政府职能,积极建立引导型政府职能模式,同时完善政府的经济调节职能,加强公共服务职能,将满足人民群众的基本公共需求作为政府办公的重要准则;另一方面,强调政府绩效管理和评估体系的重要意义,以正确的绩效评估导向,建立健全的政府责任体系,明确政府各部门的职责分工,增强政府的公共服务职能,优化公共资源配置,坚持人民政府为人民服务的宗旨。

亚太普惠金融论坛

综上所述可知,中国支柱层面相对优势是市场规模、基础设施、ICT采用、创新能力,而劣势是制度建设、劳务市场和产品市场。

APEC是亚太地区经济合作的重要平台。而基础设施投资合作以及公共部门促进基础设施发展能力建设是APEC财长会的核心议题。鉴此,韩国提议每年举办两次APEC基础设施培训,帮助亚太地区的政府/公共机构提升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能力。韩国和中国同意共同举办上述培训,但该倡议对所有有意向参与的其他成员经济体开放。韩国开发研究院和中国AFDC/AFDI是该倡议的主要执行机构。

4.1 重视人力资本培育,完善创新生态系统

14、政府支持。一些PPP项目的经济效益高,但财务回报低。对此类项目,适宜由政府提供资金支持,例如通过可行性缺口资金提供前期资金补贴、弥补用户付费的缺口和/或提供收入保证。在承担项目的公共机构信誉不足的情况下,政府需要提供担保以确保该机构能够按时履行职责。这就需要政府从中长期角度,积极管理财政承诺及或有债务以确保财政可持续性。位于人口稠密地区的项目,能从商业经营或土地价值上中获取巨大的额外收入,这将降低其对政府支持的需求。此外,VGF也可以用作“招标变量”,即选择对补贴要求最少的受让人。许多基础设施建设项目涉及一些较为敏感的决策,如公用事业收费、土地征用或合同授予等,这种情况下,上级政府的政治支持十分必要。

GCI
4.0在指标设置上具有很强的系统性,指标分为4个类别:支撑环境、市场、人力资本以及创新生态系统
,包含12个支柱指标和下设的98个小类指标,其中只有34个指标是保留的原指标体系中的指标,剩余的64个指标是全新的指标。在98个小类指标中,定性指标44个,定量指标54个。尽管12个支柱指标分别计算得分,但实际上它们不是独立的12个部分,而往往互为因果、互相补充,即使某一支柱表现强劲也不能弥补其他支柱的疲软表现。因此经济体在竞争力的提高上应全面,不能只关注某一特定因素。值得注意的是,新的指标体系更注重新概念,如颠覆性理念、多方利益相关者的合作、批判性思维、经营管理和社会信任等,以此作为传统竞争力评价要素的补充,如信息通信技术、物理基础设施、宏观经济环境、产权、劳动者受教育年限等。

2014年,APIP参加了由中国和亚行联合组织、分别在福州与大连举行的研讨会,以及由韩国组织、在首尔举行的研讨会。APIP积极参与了APEC
PPP咨询专家组的讨论。APIP具体在以下领域开展了工作:实现公共部门与私人部门有效的风险分配;加强机构能力建设;促进基础设施融资,尤其是长期和本币融资;提供有利的法律、政策和监管环境;促进政府对PPP的支持,并为PPP实施路线图的制定提供了建议。

GCI 4.0评价结果

亚洲基金护照是一个国际贸易协定,通过消除或减少阻碍贸易的关键性管控措施,促进成员经济体间在受管制投资计划下的跨境贸易。

图片 3

17、提高PPP的透明度有助于促进利益相关者对项目的理解和参与。需要特别关注移民安置、补偿,以及项目给当地社区带来的潜在直接就业收益。以PPP方式提供服务的项目通常会设置关键绩效指标,包括公众对服务的满意度。在这种情况下,对投资者的奖励取决于项目绩效。绩效评估可以利用部门统计数据、统计机构数据以及调查数据。

在全球范围内,竞争力平均得分为60.0。在第1位美国和最后1位乍得之间,各地区和国家的表现有着巨大的差异。其中欧洲和北美地区表现最为突出,囊括了前10名中的7名(美国、德国、瑞士、荷兰、英国、瑞典、丹麦),此外欧洲和北美也是表现最优异的地区,以平均分71.0获得7个地区的最高分。剩下的3个最具竞争力经济体(新加坡、日本、中国香港)所在地则为东亚和太平洋地区,且以平均分69.2紧跟欧洲和北美地区。中东及北非地区平均得分60.6,与全球经济体平均得分60.0几乎持平。此外就地区平均表现来看,中东及北非地区、欧亚大陆、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地区、南亚地区相差并不大,与全球经济体竞争力平均表现的距离也并不遥远。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经济体的竞争力表现则有些欠缺,参加评选的34个经济体有17个在倒数20位中,平均分46.2,处于7个地区的最后一位,且与全球竞争力平均水平相差近14分。由此可将7大区域划分为3个梯队,第一梯队包括欧洲和北美地区、东亚及太平洋地区,该梯队区域国家平均竞争力在全球范围内表现优秀,远高于全球平均水平。第二梯队包括中东及北非地区、欧亚大陆、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地区、南亚地区,该梯队区域国家平均竞争力与全球范围内经济体平均表现持平。第三梯队包括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该梯队区域国家平均竞争力相较于全球范围内经济体平均表现有一定差距。梯队内地区差距较小,梯队间地区差距较大。

去年在巴厘岛举行的APEC财长会上,各国财长同意建立一个APEC PPP
咨询专家组,帮助印尼在其财政部内建立一个PPP中心,并支持其他发展中经济体建立PPP中心。自巴厘岛APEC财长会以来,APEC开展了一系列活动支持PPP中心的建设,包括2014年5月21-22日由中国和ADB在福建共同组织召开的关于政府在PPP模式中作用的研讨会,探讨了包括PPP中心在内的公共部门在识别、规划和管理PPP项目方面的角色。

GCI
4.0认为人力资本的测度可以用健康支柱和技能支柱表征,人力资本相关子指标在表3中用下划线标出。中国的平均寿命表现平平,与第1名新加坡相差5.7。而从技能支柱可以看出劳动力总体水平、教育的数量及质量。中国劳动力总体水平一般,员工培训投入、职业培训质量、找到熟练员工难易度排名都在35到45之间;教育数量表现较弱,预期受教育年限和平均受教育年限分别排名77和97,是人力资本发展的制约因素;教育质量各项子指标表现良莠不齐,批判性思维教学排名24,而公众数字技能掌握程度和毕业生技能组合与其相差20多个名次。

12.我们强调公开透明的政府采购对培育健康且具有竞争力的服务业十分重要。

2

17.我们注意到亚洲基金护照自2010年以来取得的进展,包括向一些APEC经济体散发磋商文件,就指导原则和基本安排提案征求意见。

GCI 4.0下的中国竞争力优劣势分析

8、项目准备。筛选过的PPP项目在进入市场前,需要做充分的准备和设计。政府有必要开展有力的尽职调查并就技术、法律、金融、经济、环境和社会问题做好准备,以便评估不同方案的优劣,选择最优的交易结构,吸引潜在投资者。政府可以为创建项目准备机制提供便利,如设立专用基金支持可行性研究,承担项目准备环节的部分费用。项目股权等费用收回机制可以帮助这些基金实现自我维持。为改善项目准备,政府可以制定一个清单并对关键环节进行审查,以检验项目能否进入下一阶段并最终投入市场。需要采取诸如聘请专业顾问这样的措施进一步提高政府部门的管理能力,以便有效地完成项目。对于处于初期发展阶段的市场,在合理的时限内推出高质量的成功的PPP项目,比关注项目数量更能够有效地吸引投资者。

《全球竞争力报告》排行榜是根据全球竞争力指数(Global Competitiveness
Index,GCI)来评定的。
它将竞争力定义为“决定一个国家生产力水平的一整套政策、制度和影响因素的集合”。《全球竞争力报告》在人类进入第四次工业革命时代、《全球竞争力报告》系列发布40周年和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10周年的背景下引入了GCI
4.0,揭示了第四次工业革命时代新出现的一系列提高生产力和实现长期增长的动力因素。它为政策制定者和利益相关者提供了一个急需的指南,帮助他们制定经济战略和进行经济监测。伴随着第四次工业革命概念的引入,GCI
4.0为人们理解随着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发展而日益重要的因素(如创新、人力资本等)提供了更加新颖和全面的视角,其评价结果也促使我们思索如何抓住第四次工业革命这个机遇来实现跳跃式发展,充分发挥优势、改善劣势,不断提升竞争力。因此,本文以《2018全球竞争力报告》为主体,尝试解析GCI
4.0评价方法和体系的科学内涵,在此基础上阐述测评各国家的竞争力状况和中国表现,并对中国优劣势进行分析归纳,从而针对中国竞争力的主要问题提出更有效的政策建议。

I. 背景

1.2 评价方法与数据来源

l
拓宽小企业融资渠道:完善信用信息的法律和机制框架;在有担保的交易系统中使用保理业务、可流动资产和应收帐户作为抵押品;促进贸易和供应链融资。

第四次工业革命改变了以往经济体依靠效率和成本削减实现经济增长的传统路径,使得创新和人力资本成为了增强经济体竞争力的关键因素,而正因为这两种新的竞争力驱动因素的出现现有经济格局将得以重塑。

今年,APFF在上海、圣地亚哥、西雅图、首尔以及北京举行了多次重要活动和会议。APFF期待与公共部门在推进其倡议落实方面加强合作。

从《全球竞争力报告》可以看出,中国在劳务市场和产品市场方面表现不良,事实上产品市场的低效与劳务市场僵化的状况已持续多年。中国目前的产品市场可能受多种因素的影响,其中对外国公司开放性差以及服务业竞争力弱对其效率制约最为明显。因此应加大开放程度,降低贸易关税率,提升贸易服务开放度;提升服务业发展水平,夯实服务业开放基础,健全服务业开放的相关法律制度。中国劳动力环境存在较多问题,如工资制度灵活性差、工人权利保障存在问题、企业裁员成本低、劳动税率高等。为改善劳务市场秩序混乱的情况,首先应着重增强劳务市场制度建设,如提高劳务市场的社会化程度,增强信息化建设,消除信息不对称;完善劳动关系调节机制,通过立法仲裁等手段调节劳务关系;完善社会保障制度,优化劳动力资源配置;此外政府部门还应该制定严格的劳务市场监督管理办法,加强监管力度。

l
促进具有深度、流动性强、一体化的金融市场与长期投资的发展:促进金融市场基础设施和跨境资本市场实践的发展;提升保险公司和养老基金进行长期资产投资、提供长寿风险解决方案的能力;满足资本市场参与者对对冲工具与信息的需求,以及支持ARFP的成功启动。

图片 4

区域宏观经济形势

4.3 加大产品市场开放程度,增强劳务市场制度建设

APFF是公私合作的地区性平台,旨在促进本地区发展稳健、一体化的金融市场与服务。该论坛由ABAC倡议成立,并在2013年APEC财长会上获得正式批准。

2018年度的报告就不同地区的各经济体进行了全面详尽的评价,所得出的排名中,美国获得了全球竞争力排行榜第1名,是最接近“竞争力前沿”的理想国。其在12项竞争力支柱因素中,8项排在前10名,其中,劳动力市场、金融体系和商业活力3项指标均排名第1,但是其总得分是87.6,这意味着即使是最顶尖的经济体也还有改善的空间。从前10名看,尽管指标体系进行了大换血,但是与往年相比位次变化并不大,美国、新加坡、德国和瑞士名次不变,位列前4位。日本是前10名中进步幅度最大的,由上一年的第8位上升至第5位,荷兰与丹麦都上升了1位,分别位列第6位和第10位。英国是前10位中下降幅度最大的经济体,由上一年的第6位下降到第8位。中国香港和瑞典名次未发生变化,分别位列第7位和第9位。具体排名见表2。中国内地的排名连续5年保持在第28位(2014—2018年),2018年总得分72.6;中国内地继续在发展中国家中名列前茅,全球竞争力近7年内均排在前30,领先于金砖国家俄罗斯、印度、南非和巴西。

2014年,APFF就公私合作的主要问题提出了相关建议,具体如下:

4.2 转变政府职能,提高政府办公效率

10.我们认识到健全财政制度,包括在成员经济体中建立中期财政框架及深化预算改革以加强财政可持续性至关重要。我们注意到今年APEC各经济体就此开展了广泛的经验分享,希望今后在此领域继续开展相关工作。

虽然区域平均值有助于进行全球比较,但各区域内部也存在着极大差异,这意味着对经济体竞争力来说,地理因素并不是决定性因素。在每个区域内都存在一些表现极好或表现欠缺的经济体,这表明需要发挥政府领导力,采取措施制定积极的政策。在欧洲和北美地区,美国整体竞争力比波黑高出30多分。在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地区,智利的得分几乎是海地的2倍。毛里求斯是撒哈拉以南非州地区表现最好的国家,其竞争力超过了91个经济体,比乍得高将近30分。在东亚及太平洋地区其内部差异更大,排名第2的新加坡比排名第112位的老挝高34.2。某些情况下,相邻国家的竞争力也存在着巨大差距,比如多米尼加共和国与海地、哥伦比亚与委内瑞拉、泰国与柬埔寨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